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原生故事

原生故事|再硬的铁,都会软︱洒渔街的打铁匠

发布时间:2019-5-8 14:12:32  浏览数:982  来源:永孜堂制药

再硬的铁,都会软︱洒渔街的打铁匠

沈洋 刘光华 汉森Hansen 1月18日




文字丨沈洋  摄影丨刘光华

      打铁匠的锤,是昭通洒渔街最硬的手,在打铁匠的锤下,再硬的铁,都会软。打铁匠的手,是老街上最有力度的锤,再固执的铁,在他手里,都会变成农民想要的造型。打铁匠的话,是乡街上最有温度的乡音,再冷的天气,他的话,都要点燃一炉熊熊炭火。打铁匠,是这个小镇上最早开铺的人。他的锤声常常早过钟声,滑过洒渔老街那些歪歪斜斜的百年木楼,穿过一片片正吃长饭的红富士苹果林,淌过清花绿亮的洒渔河,盖过热烈的四筒鼓舞,成为洒渔老街最有个性的声乐。

      姓邓的打铁匠,街坊称邓老二,名天学,47载之沧桑老脸,皱纹万千,据说皆那火星子所为,一沟一沟,一行一行,每一道,都跑过乌蒙山中的河风;每一犁,都耕种着洒渔坝子的百里稻谷、大阳窝洋芋和昭通糖心苹果。
      
和邓老二聊,顺畅,不装,老昭通人的脾性。一锤砸下,火星四溅,眼冒金星,地泛火星,天闪繁星。邓老二瞥了下嘴说:“我不是洒渔人,老家在昭通城下排街旧时的生猪市场附近。”哦,原来祖上,城里人,住青石小街,喝早茶稀豆粉,吃油糕饵块,品油条豆浆,安逸。

       又一锤下去,火红的铁有了镰刀的形状,邓老二说:“上世纪五十年代,随我爹下乡支农来到洒渔街,生根了。”旁边抽旱烟的老者补句:“邓老二他爹是铁匠,三个儿子都打铁,哥仨的店铺挨在一起呢!要得!”老者又说:“邓老二收有徒弟,嫌苦,丢了手艺打工去了。”邓老二一边往火塘里加炭,一边说:“去就去了,再收徒弟,再教。街口的摊子上,摆满了钉耙、板锄、镰刀,但凡乡下用得着的铁器,都齐了。那些锄具,泛着幽幽的蓝光,那些光芒,与过往农人渴盼的目光融在了一起,幻化成春光、夏花、秋实和冬藏。时光总是那么美妙,让邓老二的铁匠铺在这条老街上一直敲敲打打几十年。咋一看,似乎这时光停滞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还是那老街,还是那门楣,还是那些街坊邻舍,不变的,是那一张张熟悉的老脸,变的是那渐白的花发,和嘴里吐出的那些打上现代烙印的词汇。手机、WiFi、抖音、快递。有时,邓老二都觉得自己老土了,跟不上形势,他于是有了几分失落。

      幸好,还有这屋内外不事张扬的铁器,让邓老二又找到了存在感。尽管,旋耕机、滴灌设备等现代农业设施铺天盖地,但昭通苹果园里剪枝用的剪子,松土用的钉耙等传统农具,还派得上用场。这就好,就足以说明,邓老二还有用武之地。事实上,最近邓老二是有些感伤的,因为电暖器入侵各家各户,烧炭的少了,烧柴的,似乎已经绝迹,最走俏市场的火钳,现在吃了闭门羹。邓老二成天盯着那些铁器,常常透过遮火星子的墨镜,一遍遍扫视那些在他的铁锤下从变形到成形的锄具,泛着一脸的荣光。十块。十块就十块,卖。又出手一件。卖一件是一件。日子,就这么混着。邓老二说。啪,又一锤下去,火星子溅得满街四窜。邓老二的火,又接了。

〖沈洋,中国作协会员,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,在《中国作家》等杂志发表文学作品百余万字,出版长篇小说《万物生》等8部。中篇小说《包裹》被改编成电影。电视剧《锻刀》文学原创作者之一。现居昭通。〗

〖刘光华,都市时报传媒公司副总经理、《滇池·大美昆滇》杂志主编,曾荣获“云南省新闻界突出贡献新闻工作者”等荣誉称号。现居昆明。〗

 

 

上一篇:原生故事|高原“鱼生花”丨被味蕾打败的残忍

下一篇:原生故事|海尾巴, 我永世难忘的高原小村庄

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鑫园小区别墅15A幢1-3层       联系电话:0871-63648999      传 真:0871-63633499
云南网监电子标识
Copyright © 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. www.ynyz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