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原生故事

李慧琴丨神灵虽萌, 畏之则灵

发布时间:2019-9-8 15:58:40  浏览数:602  来源:永孜堂制药

李慧琴丨神灵虽萌, 畏之则灵

李慧琴 汉森Hansen 3月28日


文  摄影丨李慧琴

滚滚小路爬高山,

路華青草長成林。

自從盘古分天後,

本人纔會知春秋。

九牛爬坡都用力,

拉起犁頭跟沟行。

若是不跟鏵沟走,

满坭化灰塵。

——《丙寅 廿二签》

这是我在小草坝风景区一座叫庙山的庙里抽的签,无人解,我们擅自闯入了这间简陋的平房。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抽这根签,冥冥中感觉这里的签会特别灵验。我在神像后看到了一本很老的解签书,试图在里面寻找答案。签书是毛笔手抄本,每一个字都工整清秀,翻了很久才翻到《丙寅 廿二签》的解文。似懂非懂地,我想在网上查找它更具体的释义,然而,用尽各种方法搜索,都没有找到这签文。

小草坝风景区,是一个尚未完全开发的原始森林。国庆节期间,游客也只寥寥几个到此一游的当地人。山与山之间,平凡而宁静,如果深入了解,会发现它绝对的刺激和狂野。

每年农历十月初,红叶如篝火般燃烧着整个森林,瀑布那或急或缓的小分流都乘载这些火焰上的舞者,向自然界传达它最后炙热的情感。只是此刻,它被烟蒙雨雾紧实地缭绕着,那些身背竹篓的过往身影,似乎不是靠脚行走,而是踏在云上,顷刻间,便与白茫茫的浓雾融为了一体。

我们沿着山腰向山顶驶去,想摸清这些神山的轮廓。车子像冲向云霄的小鸟,始终看不清悬崖四周的任何景象,除了偶尔掉落的几块巨石,让我们有惊无险。约十分钟,我们被一个上了锁的长栏杆挡住了去路。把车停在路边,徒步向右边延伸的一条小路继续探寻,我们不甘心就这样与之告别。

脚刚踏过上山入口处的小溪流,我们恍若进入了王母娘娘的蟠桃园,仙气从脚冒到头顶,还透过手指缝。孙悟空将那蟠桃树变成了枝繁叶茂的竹林,竹笋成片地从地底下冒出来。身后那条小路,已形成了一面无形的屏障,将我们与世隔绝。一段只有不及一米宽的石阶天梯,在前方竹林的拥簇中隐约出现,不知道它将带我们去到哪里。云海淹没了尽头,上面可能有神仙。

其实,我对神仙在俗世的居身之处,并不很感兴趣,都是规模宏阔的宝殿内,供奉着威严、慈目的各路菩萨像,寺庙都香火鼎盛,功德满满,但空气中少了些无欲无求的味道。

当我登上天梯的尽头:一栋平房,门前立着一尊四面佛像,旁边一口加了盖的井,还有一颗大树。小时候,我们经常爱念“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个庙……”,现在,一切,居然真实地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刚开始,我们不敢确信这真的是一座庙,因为门口的四面佛像塑得太萌了——正方形的脑袋、长方形的身体、一顶蘑菇形状的帽子,身上披着一块红绸。佛像眉毛弯弯,眼睛圆圆,鼻子高挺,还有露出八颗白牙的红嘴唇。佛像后有一个香火龛,一些没有烧尽的香签和黑色纸屑。右后方的天井,像个大的水泥圆桌,在侧方的位置,开了一个梯形舀水口,井水是满的。

雾越来越多,在群山里聚拢,一点点把我们吞没,整个山谷,无数座大山,沉没在浓浓的水雾里,水珠在眼前成片地飘零,快接近傍晚的缘故,灰色的天空压得更低了。那座三张木制圆拱门中间抠出两个木窗的房子,像幅抽象素描画。小时候,我最爱画的房子就是这种规格。中间的房门顶上,亮了盏瓦数不大的黄色小灯泡,墙壁散发出不均匀的黄色,开出一些不规则的裂缝,像茶盏开片。透过窗户,黑漆漆的房间里闪烁着一盏油灯。

敲了几下门,无人应答。

左边两扇门从里面锁住了,发现右边那扇门,是在外面闩住的,虽然擅自闯入有点冒犯,但我们充满着敬意,相信可以得到各位神仙的原谅。

我们敲了三下门,随后,推门而入,满屋的菩萨像,让我们大吃了一惊。

这是一个约八十平方米的长方形空间,房间三面,环绕着一米多高的水泥墩墙,水泥墩上供奉着大大小小的菩萨。如果光从面相和身形观察,大部分难以识得他们的身份,因为每一个菩萨都基本一样,跟屋子外的四面佛,长着相似的五官——肉粉色的面庞、金色的帽子和身体。他们一大一小依次排列在佛龛上,有些还用大红绸子搭在头上和身上,像多穿了一件斗篷。

正中位置,摆放了一个四方桌,桌上有三个用黄纸供奉的排位,上面写着各菩萨的名号,还有一把香,和一个燃着香油灯的饭碗,为了不被风吹灭,灯上面盖了个去掉了一半底部的塑料油壶。桌子右边,一个用树枝和麻绳架着的,发黑的旧鼓,侧面一把靠背椅。桌子的左边是一块石碑,碑铭为《鸿靝大庙菩萨碑文》,碑文上写的什么,看不太懂。这是充满仪式感的神秘空间。

我点了三根香,在拜垫上叩拜三下,然后拿起排位后的签筒,虔诚地用传统的方式,摇出一根签来。神灵虽萌,畏之则灵。

我们在神殿里,逗留了半个多小时,此时,灰色的水雾已飘进屋子,像一个巨大的棉花糖,都想挤进这三个门框里。我们把棉花糖挡在门外,闩牢。做了个简单的告别仪式,供奉了一点香火钱,走出最后一扇门。

大殿左右两边,还各有一间房,右边的木门上,用红色粗笔写着“厨房”,左边的墙上写着“厕所”,并画了个箭头。

临别时,去了趟厕所。这是挨着房子搭盖的一个小茅厕,有两个蹲坑,让人惊叹的是厕所非常干净,几乎看不到洒露的秽物,也没有很重的异味。

庙山的庙,冷冷清清,但每个细节,都能感受到守庙人的用心。很遗憾,没能等到神秘守庙人的出现。夜幕逼近,我们带着心中的疑惑,

回到“人间”。

〖 李慧琴,湖南长沙人,祖籍湘阴。1987年5月出生,曾工作于湖南省高速公路,现自由职业。〗

 

 

上一篇:张一枚丨相看两不厌,唯有豆沙关

下一篇:唐朝晖︱小草坝的狗

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鑫园小区别墅15A幢1-3层       联系电话:0871-63648999      传 真:0871-63633499
云南网监电子标识
Copyright © 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. www.ynyz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